这是 3 月 25 日晚上的照片。

首先是解决了 Emacs 和ibus输入法冲突的问题,总结起来,大概原因有三:

一是系统环境变量 LCCTYPE 设置错误,应该设置城 zhCN.UTF-8,下面是我的 locale:

LANG=en_US.UTF-8
LC_CTYPE=zh_CN.UTF-8
LC_NUMERIC=en_US.UTF-8
LC_TIME=en_US.UTF-8
LC_COLLATE=en_US.UTF-8
LC_MONETARY=en_US.UTF-8
LC_MESSAGES=en_US.UTF-8
LC_PAPER=en_US.UTF-8
LC_NAME=en_US.UTF-8
LC_ADDRESS=en_US.UTF-8
LC_TELEPHONE=en_US.UTF-8
LC_MEASUREMENT=en_US.UTF-8
LC_IDENTIFICATION=en_US.UTF-8
LC_ALL=

二是没有设定好正确的 IBus 启动环境,应该在系统启动文件(如 ~/.xprofile , ~/.xinitrc 等,看系统版本而定)中加入如下语句:

export XMODIFIERS="@im=ibus"
export GTK_IM_MODULE="ibus"
export QT_IM_MODULE="ibus"
ibus-daemon -x -d -r

三是字体问题。昨天出于系统洁癖原因,卸载了 Xorg-11,装上了 xorg-server 更精简的包,这么一卸一装少了几十款恐怕一辈子都用不到的字体。可是 Emacs 却无法使用 IBus 输入法了。无奈,重新装上 Xorg-x11,重启后问题得到解决。

有的论坛说修改一下 Emacs 中 Ctrl + SPACE 快捷键的设置。其实不对的。默认情况下 xim 快捷键的优先级应该比 Emacs 的快捷键高, Ctrl + SPACE 默认应该被 X 系统截取,调出 IBus 输入法的。

解决完了 IBus 的问题,晚上去 ZJG 做实验,还是 Verilog,只是这次换了两台电脑,依然没有找到“成品”。无奈只得自己动手丰衣足食。好在照着前人的一份实验报告,折腾了良久,竟然成功了。三个仿真一个板载,运行成功。天,有史以来第一次靠着自己的力量搞懂了 Verilog 代码完成了实验。不过 Xilinx 还是比较恶心。Bug 不断,所谓下载到板子上究竟是怎么回事,鬼才知道。学生也就就着糊涂装糊涂,copy 来 copy 去,索然无味。不过好好学还是有收获的,逻辑,组成加体系结构,三门理论碰上三门实验,抵得上国外大学体系结构的真家伙了。

无奈做完实验已经没有公交了,等校车又得等半个小时,给某人打电话,心境不佳,索性走回 YQ。十三公里左右,从 9 点半走到 11 点半。

路上碰见一家超市,遂进去拿了瓶雪花,勇闯天涯,心情舒畅,大快。边走边饮,边饮边唱,边唱边笑,放浪形骸。爽也。路上短信和 WJ 大谈 Linux 发展之路,指点江山,激昂文字,好不快活。

晚上回寝,随便逛了逛论坛,倒头便睡。至日照三杆,吃过午饭,步行至图书馆。一个下午,看了两章《Linux Administration Handbook》,搞定了 zhq 社团的文案,还写了一篇煽情的文字给两位同志,ms 很有效果。

9点回寝,执笔给高中老师写了一封信,兑现自己之前的一个承诺,总结了下自己的过去,展望下未来。mm 说,“是否工作疲惫,生活劳累,这时候停下脚步,回头看看自己走过的路,又会充满前行的动力”。也对的。明天早起写完两天报告,补补课。后天去 ZJG 做一个单车入门讲座。实验室学长给我短信,说有个项目,需要连续奋斗二十天,问我是否有意。我还在犹豫,恐怕不得安排。要看的 LPI,要补的课,要刷的 ZOJ 题目,反正,总算进入学期正轨了。

加油吧。奋斗的日子。再这样下去,每天日照三杆,恐怕不行。以后恐怕要以实验室和图书馆为家了。Knuth 说,程序就像蓝色的诗歌,本人东施效颦,以代码格式贴上这首歌:

把双眼紧闭,剑要往哪里刺去

谁说秋风最能懂落叶思绪

致命的一击,真的对手是自己

只剩下了无声的叹息

酒逢知己,千杯也难尽兴

英雄醉了也一样会慢慢倒下去

望星辰转移,江湖又下起暴雨

我们都站在雨里

穿过刀光剑影之后,我还是那个我

只是把受伤的心独自对着明月说

天涯的尽头有没有一处安静的角落

让浪迹的人在走累的时候躲一躲

— 《连城诀》主题曲,《我们都站在雨中》

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