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ch Linux 的好处就是软件新,可以用上很多很强很酷的功能。譬如 TeX,在 Ubuntu 9.10 中依旧是 TeX Live 2007,Arch Linux 中却是与时俱进,TeX Live 2009了,而且自动集成了来自于 CTeX 的 xeCJK,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非常方便地处理中文,再也不用配置字体了。自此以后彻底告别了 LaTeX + CJK 的传统解决方案。

最近的 2.6.31 的 Linux Kernel 有一个叫做 Kernel Mode Setting 的功能,大概意思是把很多控制显卡的东西直接放到 kernel space 里面,以求得更好地图形加速效果,也是非常酷的功能,启用这项功能可以告别复杂的 Xorg.conf 。但是这项功能尚处于实验阶段,启用以后有可能造成更大的冲突和糟糕的显卡性能。因此前些日子装好 Arch Linux 时我就禁用了这项功能,具体可以参考 这篇文章。但是今天更新了一下系统,于是系统就出现了各种各样诡异的问题。譬如某些窗口在最大化的时候系统会死机,某些时候切换窗口管理器的时候也会死机,KDE 下面点击右键菜单就自动注销等等,搞的我彻底崩溃。开始以为是桌面环境的原因,于是换了桌面环境,分别尝试了两个轻量级的桌面环境: Xfce4LXDE,但是问题依然没有解决。后来我忽然想起来那个 Kernel Mode Setting 的问题,于是又照着 Arch Linux wiki 的文章启用了 Kernel Mode Setting。这下好了。不仅解决了问题,还意外地解决了某些 OpenGL 程序闪屏的问题。具体了解 Kernel Mode Setting 请参考以下链接:

总体来说,Kernel Mode Setting 的功能还是很赞的。

令一个头疼的问题是 Emacs 与 IBus 冲突的问题,Google 方案五花八门,各有千秋,最后找到一种方案,暂时解决的问题,虽然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具体方法是,在主目录的 .xprofile 中加入:

export LC_CTYPE=zh_CN.UTF-8

Linux 的输入法依旧是 Linux 中文化的一大软肋。大体来说三种:SCIM, Fcitx, IBus。 SCIM 基本算已经过时,而且经常会莫名其妙地和 Firefox,Emacs 等软件冲突,无法调用,异常麻烦。Fcitx 中国特色,受到很多人的追捧和喜爱。IBus 是新一代输入法平台,算这里面最有前途的了。

Linux 用了也快小一年了。期间遇到过各种匪夷所思的问题,但依然坚持了下来,说来说去,作为一个计算机系的学生,不了解 UNIX,不懂得 Bash,不懂得 Make,不会用 Emacs 或者 Vim,没听说过 LaTeX,毕竟有些不像话的。有时候也烦,也怀念 Windows 下面那种鼠标点点万事搞定的操作方式。但是我实在受不了 Windows 的低效,受不了各种各样的破解注册杀毒激活,受不了不经意间弹出的广告,受不了动辄上 G 的应用程序,受不了乱七八糟的目录安排。总而言之,我患上 Linux 偏执症了。

其实想想有时候这样折腾来折腾去也挺费时间的。倒不如省下时间去补补自己的功课更好。可是问题来了,你不去解决放任不管,心里面就痒痒的,总要想方设法将它搞定,才心安理得。对各种软件也非常感兴趣赶时髦,各种桌面环境都去尝试,虽然经常用的只有一个,经常用的软件也只有那么几种而已。Arch Linux,总能满足你这方面的要求。或许有一天,当我“看破红尘”,就不会再折腾了。Emacs,Firefox,GNU Tools,就这么几个万古长青的软件,弹指一挥。

好了,不聊了。睡吧。